官渡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张宏根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电信服务合同案

2017-12-26 14:57:17 来源: 本站

电信服务合同中关于宽带速率格式条款的解释 ——张宏根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等电信服务合同案 一、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文书字号: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昆民四终字字第417号判决书 2.案由:电信服务合同 3.当事人 原告(上诉人)张宏根 被告(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 被告(被上诉人)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 二、基本案情 2013年2月28日,原告向被告电信昆明分公司订购了包年费为1590元的e9套餐。双方在2013年2月28日的《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业务登记单》上约定,ADSL宽带速率,【新】宽带速率:8MBPS,【新】端口下行速率(M):8。原告向被告电信云南分公司支付了年费1590元。原告又于2014年2月25日、2015年1月30日向被告电信昆明分公司订购了同样的包年费为1590元的e9套餐,并支付了每年的年费。2015年3月,原告向昆明电信服务质量督查中心的投诉,提出上行速率未达到8M。昆明电信服务质量督查中心的投诉回复为“目前针对电信个人用户宽带,上下行速率都是不对称的,电信对外承诺宣传速率均为下行速率,未对上行速率做过承诺,上行速率也无法做修改,无法满足用户特殊要求”。原告对以上答复不满意,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将原告宽带上行速度调整为(1036KB/S)并支付赔偿金。 三、案件焦点 原、被告之间的《电信服务合同》是否对上行速率进行了明确约定,二被告是否违约。 四、法院裁判要旨 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行速率是指通过ADSL宽带发送出去数据的速度,下行速率是指收到数据的速度。本案中,原告自2013年2月28日向被告电信昆明分公司订购了包年费为1590元的e9套餐。双方合同上仅约定了端口下行速率(M)8。而对上行速率并无约定,原告也签字进行了认可。后原告又于2014年、2015年续订了宽带服务合同,服务内容与使用费不变。表明原告对同一宽带产品内容及服务的认可。现原告提出电信昆明分公司未依协议约定履行上行速率未达到8M服务的义务,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对其该项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宏根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不服提出上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的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昆明分公司业务登记单》作为电信公司与用户建立电信业务关系的合同,其性质上属于格式合同,本案中当事人双方对业务登记单载明的宽带速率8M是否包含上行宽带速率产生不同理解与解释,应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即昆明分公司、云南分公司)的解释,二审认定宽带速率8M既包含下行速率,也包含上行速率。关于上诉人张宏根要求被告调整宽带到上行速率至1036kb/s,二被告明确因国家对上行宽带速率的测试方法没有确定,故无法调整至特定数值,故对该诉请二审不予支持,上诉人可以另行主张违约责任。上诉人并举证证实二被告存在欺诈,故其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主张赔偿损失二审不予支持。二审认为,上诉人上诉请求及事实理由虽有部分事实依据,但原审法院判决并无不当,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二审不予支持。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五、法官后语 本案虽然一审、二审均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但仍然具有鲜明的亮点: 1.案件类型新颖。本案为电信服务合同,原告起诉被告电信公司提供的宽带速度达不到承诺诉讼,这样的案件尤其在西部欠发达省份以往并不常见。近年来,随着消费者维权意识的提高,起诉侵害消费者权益的案件已经遍布各个消费领域,从以往传统的状告商家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因产品质量问题要求赔偿相关损失到现在的互联网等虚拟服务不符合合同约定等,相信随着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颁布施行,这样的案件只会越来越多,对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力度也会越来越大。 2.一审、二审判决结果相同但判决理由却不相同,体现了法官对法律的不同理解和认识。一审法院认定双方签订的合同系真实意思表示,原告前后三年与被告签订内容相同的合同,双方各自履行了合同义务,表明原告对同一宽带产品内容及服务的认可,现原告提出被告未依协议约定履行上行速率未达到8M服务的义务,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对其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二审法院首先从保护消费者的角度对双方签订的合同认定为格式合同并认为应当作出对被告不利的解释,即双方约定的宽带速率8M既包含双方认可的下行宽带速率达到8M,也包含上行宽带速率达到8M。但由于二被告明确因国家对上行宽带速率的测试方法没有确定,故无法调整至特定数值,故对上诉人的诉请二审不予支持,但认为上诉人可以另行主张违约责任。同时由于本案中上诉人并未举证证实二被告存在欺诈,故其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主张赔偿损失二审不予支持。 3.案件的指导作用。现实中,作为普通消费者,如果要享受宽带服务,通常的作法就是与运营商签订《业务登记单》,其中会对宽带的速率等有明确的约定,但是客户一般是无法选择所谓“带宽”也就是上网速率的。因此更不会去注意这个速率到底是上行还是下行速率。本案中,法院按照合同法有关格式合同的条款认定了业务登记单载明的的宽带速率8M既包含双方认可的下行宽带速率达到8M,也包含上行宽带速率达到8M。这一认定无论对消费者还是运营商都是具有指导意义。以往消费者不会关注运营商提供的宽带速率是否达到其承诺的速度,或起码不会关注上行速度(也就是俗称的上传速度)而只会单一的关注下行速度(也就是俗称的下载速度),这给运营商提供服务提供了漏洞。本案的处理结果能指引消费者今后更好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同时,本案的处理结果也将提供服务的运营商一个提示,,即如果其提供的宽带速度因技术等原因无法保证上行速度与下行速度一致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是否应当在签订合同时向消费者进行必要的释明并在合同中加以明确。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